您的位置: 济南资讯网 > 美食

麦收时节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4:32
摘要:留守老人福旺叔老两口收麦的情景是今日农村收麦的一个缩影,这种夏季抢收抢种的场景已经开始慢慢化为历史的记忆了! “刮割!刮割!割麦插禾……”麦黄鸟殷切而动情的啼叫,叫得人心急火燎,农人们再也无心闲坐家中谝闲传了。地里的麦子黄了,黄得好像脱缰的野马,一夜之间,从这面山黄到了那面坡。
福旺叔老两口天刚蒙蒙亮就爬起来,福旺婶急匆匆抹一把脸,就开始生火做饭,袅袅炊烟升起来了,眨眼间传染了整个村庄,家家户户的烟囱也开始冒烟。福旺叔从茅房旮旯的农具堆里翻出尘封已久的镰刀,端来洗罢脸的水,圪蹴在厨房门前的磨刀石上“嚯、嚯、嚯嚯”磨起来,磨好了镰刀,找出千担、打杵、绳子、草帽,换上草鞋。然后坐在灶门的木凳上,一边添柴生火,一边装了满满一锅旱烟,“叭嗒、叭嗒”抽起来,专等早饭后开镰割麦了。
福旺叔的麦地在阳坡,麦子黄得早,芒种前老两口就开始割麦了。福旺叔一开镰,庄户人就闲不住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割麦。村子里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麦香。
前几天,麦子黄得不齐茬,山顶上还是一片葱绿,山腰的便开始转为鹅黄,山脚下的已经变成了杏黄,放眼望去,麦田里青一块,黄一块,好像披上了一件黄绿相间的花衣。其实真正开始割麦还需要几天,但福旺叔已经等不及了,麦子灌浆的时候,野猪、麻雀就开始糟蹋,大旺和小旺两口子跑到深圳打工,把八岁的儿子和五岁的女儿撂在家里,福旺叔老两口都是六十开外的人了,既要种地,又要照料孙子孙女上学。为了不误农时,老两口只有起早贪黑,抢收抢种一样都舍不得落在人后,但往往是头道苞谷草还没薅完,阳坡坡脚的麦子就开始泛黄。福旺叔老两口黄一块儿剜一块儿,旋黄旋割,半天时间,平整的麦海里剜出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窟窿,好像民间传说的“鬼剃头”。看着骄阳下的麦子一天一个样,福旺叔的心里有几分惬意,也有几分焦急,惬意的是天道酬勤,终于盼来了一个好年成;焦急的是眼看着大片的麦子黄了,人手不足,一时收不回来,村子里五十岁以下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再说,麦收时节是龙口夺食,家家户户都要抢收抢种,哪里腾得出手帮别人呢!福旺叔给大旺和小旺拨通了电话,让他们回来帮忙收种,电话里说:“最近厂子里忙,脱不开身,你们先请人帮忙,工钱过两天就寄回来。”又劝他们说:“种一两分菜地就行了,其余的都荒了,现在种地不划算,不要再做赔本儿生意!”福旺叔气呼呼的说:“小王八羔子,才吃了几顿饱饭,就忘了根儿了?农人可以一年没钱,咋能一日没粮啊,是人都得吃饭,农人都不种地了,都喝西北风去?”说完就狠狠地撂了电话。不过,气归气,麦子还是要收的。
人手少,收割慢,固然让人着急,而更让人着急上火的是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瓦蓝瓦蓝的好天气,转眼间,乌云密布,黑云翻滚,几声炸雷从头顶滚过,豆大的雨点便落下来。割麦的人一边喊着“快躲雨啰!快躲雨啰!大雨来了!”,一边飞快的跑到地畔看野猪的窝棚里避雨。人老了,手脚也笨了,等到福旺叔老两口钻进茅草棚,早已淋成了落汤鸡。
年龄不饶人,福旺老两口毕竟是年逾花甲的人了,连日来的劳累,加上暴雨一淋,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了。毒辣辣的日头还有一竿子高的时候,福旺叔抬头望望天,天空朗朗的,估摸明天不会有雨,心里想着歇一晌吧,收起镰刀回家明儿个再割。谁知就在傍晚时分,西边天幕上乌云铺天盖地地卷过来,把个偌大的天空塞得密不透风,天空顷刻间变成了黑锅底,黑得快要流出水来。小树也被老天爷的 吓傻了,呆呆的站着。小狗吐出长长的红舌头,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空气凝固了,没有一丝风,空中的热浪往下压,地下的热气往上冲,天地间形成了一座大蒸笼,蒸得人喘不过气儿来。约莫一袋烟的功夫,小树好像喝醉了酒,东倒西歪,纸片也飞上了天。“凉风来了,凉风来了!”孩子们高兴的呼喊着、蹦跳着。大人们圪蹴在屋檐下,或坐在门槛上,焦急的注视着天空。忽然,咔剌剌一道闪电似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劈开了厚厚的云层,轰隆隆的闷雷如碌碡碾在巨大的空铁皮桶上,猛烈地滚过去了,又像千万个大油桶从山顶滚落下来,发出哐啷啷的巨响。狂风裹挟着稀疏的雨点漫天而降,豆大的雨点砸在干燥的地上滋溜一声不见了,地上留下无数个小坑。风越来越大,雨点变成了跳棋子大小的冰雹乒乒乓乓砸下来,弹起老高。孩子们嬉笑着冲进雨地里捡冰雹,还没来得及丢进嘴里,就抱头鼠窜跑回来了,额头上留下几个栗子大小的包,火烧火燎的痛。
庄稼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立在自家屋檐下,紧蹙着眉头全都挂念着地里的麦子。你看,刚才还是气宇轩昂的麦子顷刻间被打得垂头丧气,整个儿倒伏在地上,朝一个方向一字儿倒下去。他们的心哪,好像扎满了麦芒,痛啊!福旺婶一边从墙上摘下称杆、称砣往雨地里撂,一边祷告着:“老天爷啊!行行好吧!别下了!让我们把麦子收完了再下吧!”倔强的老天爷是个驴脾气,哪里听得进劝告啊!要雨的时候它吝啬得一滴都舍不得,不望雨时,它又瓢泼一般遍地横流。福旺叔老两口因为惦记着地里的麦子,一夜都没合眼。
暴风雨来得猛,去得快,顿把饭的功夫,风停了,雨住了,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第二天早晨,天放晴了。福旺叔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地里跑,这看看,那转转,最后慢慢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麦穗,紧紧攥在手心里,好像攥着自己的命根子。还好,这场冷子(冰雹)下得时间不长,地里的麦子还没有完全黄透,损失有一些,但不大,福旺叔的心也跟着放晴了。
经过半个月的抢收,麦子基本上割完了,麦地被剃了个小平头,光秃秃的只剩下两三寸高的麦茬。这时候,麦子都已经码在屋檐下,或者堆在麦场上,小山一般。
一季的麦子总算收回来了。虽然短时间里庄稼人心里踏实了,而紧接着又要点毁茬苞谷、种黄豆、栽红薯,样样都耽误不得,因为夏忙季节环环相扣,没有间歇,庄稼人都明白“过了小暑不种豆,过了大暑不种荞”。日子一晃便过去了,“人误地一季,地误人一年”,他们仍像抢麦收一样忙着翻地点苞谷、种黄豆、撒绿豆、耙芝麻。这时候,他们又巴望着能下一场透墒雨,好栽红薯,岩畔畔上有土的地方都要点上几窝南瓜或者栽上几兜红薯。太阳出来了,他们又赶紧回家打麦子。
日子就这样平凡而不单调,繁忙而不枯燥的过着,当一季麦子收下来的时候,福旺叔老两口都瘦了一圈,但看着满囤满囤的粮食,他们的心里瓷实,吃着自产的粮食,心里踏实。

共 24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农村题材的小说一直是文学创作的主流,尤其在经济腾飞,农业机械化的今天,这样的作品更引人关注。麦收时节反映了老一代农民对土地,对庄稼的依恋和忠心。主人翁福旺代表的就是中国农民。 推荐佳作。 【微编 王老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52115】
1 楼 文友: 2015-05-21 1 :0 :40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了,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01 09:24:48 谢谢了!问好文友!
2 楼 文友: 2015-05-2 09:21:0 生动准确地写出了麦收时农民的心静及天气等情况。方言也与我们重庆一带完全相同。作者是西南地区的人否?欣赏了,拜读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6-01 09:26:14 我是陕西人,与湖北省郧西县接壤。问好文友!
 楼 文友: 2015-06-05 20:09:2 文字流畅,朴实生活的再现、 勾起过去稼穑生活苦涩回忆、好文章!
回复  楼 文友: 2015-06-14 21:02:29 谢谢!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儿口臭
小孩口臭怎么办
冠心病的发生原因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