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济南资讯网 > 体育

重慶打工村300余名高齡農民工僅1人有職

发布时间:2019-11-09 05:31:58

重庆打工村300余名高龄农民工仅1人有职工养老金

2015年3月1日(正月十一)重庆开县汽车客运站,53岁的刘大明和工友正在等长途汽车的到来 刘大明在外打工已15年,先后去过宝鸡、广州等地方,在宝鸡修铁路时左眼受伤失明

相关

中国高龄农民工或已超4000万 官方暂停公布数据

高龄农民工:靠吃肉来补充体力 那个工地肉多去那

2月27日中午,重庆开县竹溪镇团凤村9组,60岁的綦圣东正忙着招呼前来拜年的亲戚

他打算在这一天告诉大家,等过完元宵节,自己就将远赴深圳打工,当保安

“每月可以挣1600元,比呆在家里(入不敷出)强”綦圣东一脸苦笑

这是澎湃(东方早报)连续第7年走进团凤村,记录这群农民工群体的生活演变与去年相比,他们又老了一岁

有全国第一劳务大县之称的重庆开县,人口165万,2014年外出务工人数53.5万人,其中,50岁以上的农民工(俗称“高龄农民工”)有7万余人,占比15%团凤村有村民3200人,外出农民工1500人,其中,高龄农民工300余人

2015年3月1日(正月十一)重庆开县汽车客运站,53岁的刘大明和工友正在等长途汽车的到来 刘大明在外打工已15年,先后去过宝鸡、广州等地方,在宝鸡修铁路时左眼受伤失明澎湃 程艺辉 图

一个家庭的外出打工会议

正月初九的团凤村依然有着春节的气息,村落里偶尔响起的爆竹声和来来往往走亲戚的人们,让这个平日冷清的村庄热闹了许多

中午,头戴鸭舌帽的綦圣东招呼在院坝里玩耍的七八名亲戚上桌吃饭开饭前,老綦告诉大家,过完正月十五,他就要和几个老乡去深圳打工了

老綦原以为自己的打算会得到大家的支持,结果话音刚落,妹妹綦圣群立刻反对,“都六十岁的人了,外出打工身体那吃得消”“我除了有骨质增生,身体没有别的毛病,干活没问题”綦圣东回应

其实,这样的争执,在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就开始了

早在1992年,当过兵的綦圣东就跟随老乡们南下深圳,在建筑工地打工,一干就是20年,属我国第一代农民工

綦圣东告诉澎湃(),因患有骨质增生,2012年开始,他决定回家种地,但家里田少,每年仅有200公斤稻谷的收成;为增加收入,他偶尔到镇上干些搅拌混凝土的工作,每月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农村红白喜事多,除了日常生活,吃药和送礼也是不小的支出,日子过得很拮据

“这年月,没钱怎么生活啊”老綦也不愿意把患有高血压的老伴谭德友一个人留在家里,但是不打工挣钱,生活又成问题

老綦有两个儿子,均已成家,目前在北京打工綦圣东不想过捉襟见肘的日子,但又不想给儿子添麻烦,所以他决定,过完年后,还是重新开始外出打工

老綦毕竟上了年纪,所以这次外出打工的决定很慎重除了告诉老伴,大年三十年夜饭上,他特地召集两个儿子开了个家庭会

饭桌上,一听老父亲年后要外出打工,两个儿子当即反对儿子们说,打工太辛苦,而且父亲年龄大了,外出不便,全家都会担心

“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干活完全没问题”綦圣东不服输,他突然站起来,抡了抡胳膊老綦强调自己虽然返乡3年了,但有外出打工的经验

年夜饭桌上跟家人的这场“较量”,綦圣东使出浑身解数,算是赢了两个儿子最后只好依了他的想法不过,席间多次提醒他尽量找轻松的活干綦圣东一个劲点头

两个儿子不知道的是,为这次出门,老綦早在春节前就准备好了行囊,还特地到镇上花70元买了件外套

老綦的薪水期望值并不高,他想着每月能有两千元收入,除去开支,一年下来还能攒下1万多元,比呆在家里强

老綦提前买好了去深圳的汽车票,正月十六已跟随老乡们出发他看过老黄历,这一天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一位高龄农民工的打工人生

见到谢国万时,他正在熬中药

6年前见到谢国万时,他55岁,动作敏捷地从老乡的摩托车上跳下来打招呼

如今61岁的谢国万看上去已经完全变了样身形佝偻,走路蹒跚掉了大半头发的头顶上长满了湿疹说话间,他不停地用手挠头部谢国万称,他全身都长有湿疹,奇痒难忍

早在1990年,谢国万就开始外出打工最初在海南一个建筑工地当杂工,每月能挣300元老谢回忆说,那时候人年轻,体力好,一天干下来,不觉得累

1995年,谢国万离开海南,跟随老乡去了深圳,同样在建筑工地卖苦力,每月工资1000元接下来的十余年,谢国万一直在深圳打工,收入也不断上涨去年,他所在的建筑工地给他120元/天,还不算加班费

多年来在建筑工地扛大锤、抡铁镐,谢国万不得不承认“年龄大,体力不支了”原本打算回乡就近打工,但在县城看了几处工地,(因缺乏机器)对体力的要求都很高,他打消了这个念头,选择继续前往深圳的建筑工地打拼

谢国万说,他所在的建筑工地,50岁以上的农民工有20多个“人老了,不中用了”采访中,老谢多次感叹,人像机器一样,用久了,各种问题就出来了

农民工怕老,更怕病去年3月,谢国万在工地上咳嗽了好长一段时间,在当地去了多家医院没治好害怕客死异乡,老谢赶紧坐车回到了家里,到开县人民医院弄了些药,结果病愈了

想起来,老谢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因为去年,他所在的建筑工地有一名50岁的民工生病了,工头见状将其送回了老家,没过多久,人就死了

那一次,老谢在家呆了10多天,而后又回到深圳未料,干了不到两个月,发现全身长满湿疹,7月返回,9月又去了深圳,前后花了两万多元医药费

几经折腾,一年的收入所剩无几今年2月5日,他随老乡们一道坐大巴车回家过春节

考虑到自己外出后,老伴一个人在家孤独,谢国万特地养了一条小狗陪伴她

谢国万说,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还能干几年”,但以后干不动的日子怎么过他不敢去想

谢家只有0.3亩地,仅种了些蔬菜,老伴患有哮喘病,需常年吃药因为存款不多,如果不外出打工,坐吃山空,积蓄会越来越少

如今,医生为谢国万的湿疹开了中药和西药,他严格按照医生的叮嘱服用,期望身体尽快好起来,以便早日回到深圳的建筑工地上

一个高龄农民工村庄的打工之因

团凤村面积11.8平方公里,所辖12个村民小组,总人口3200人村委会主任罗建国告诉澎湃,2014年,全村外出务工人员有1500人,其中,50岁以上的农民工有300多人

在团凤村,澎湃随机采访的22名50岁以上的农民工中,最大年龄66岁,最小51岁22人中,仅有5人不想再外出打工,其他人都像谢国万一样,尽管步入老年,但颐养天年还是个遥远的梦想,因生活所需,他们不得不外出打工

为了供儿子上大学,春节后,65岁的向可平再次回到广东湛江的建筑工地搅拌混泥土向可平有一儿一女,如今,女儿已成家,儿子在湖南株洲上大学

向可平妻子李克秀说,其实,老向本人并不愿意外出打工,但家里的积蓄远不够供儿子念完大学,只好咬咬牙,再拼几年,为儿子挣生活费和学费;儿子2016年大学毕业,老向也许就可以歇下来了

59岁的陈四九打工已有29年长期漂泊在外,近年来,他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腿部的关节炎疼痛不已,以至于下楼梯都要侧身

与去年相比,陈四九头发已经全部变白其实,他所在的工地已经明确要求不再招录55岁以上的农民工,但同村的包工头给他说情,称其为人老实,干事勤快,最终留了下来

其实,老陈自己并不想再外出打工,可去年10月,儿子的肺结核复发,老父病逝,他打工挣下的两万多元全部用光无奈之下,只得再次背井离乡

团凤村有多少60岁以上的老年人,因为生计,在返乡后再次外出打工罗建国等村干部说,这一现象确实存在,但村里尚没有这项统计

一群高龄农民工的养老之忧

从2013年7月起,陈龙源开始每月领取700元的养老金去年,养老金涨到了800余元

陈龙源已经66岁1990年代,他开始外出打工,在广东番禺一家生产烧烤架的五金厂里,先后做过搬运工,工厂小组长

2012年,厂方以超龄(60岁)为由炒了他“鱿鱼”上班期间,单位给他缴纳了12年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回到开县后,他找到县里多个部门领导签字,补齐了剩下3年的养老金

返乡后,老陈没有再去外地打工,只断断续续在县城的建筑工地干点零活,收入多的时候,一年能挣五六千元2014年干了10天,挣了1000余元

他感叹,从去年初开始,经济不景气,即使在当地也不好找活干了为了节约开销,补贴家用,他和老伴在自家的0.5亩地里种上了蔬菜,还让老伴在家里开了个小超市,卖点啤酒什么的,尽管生活紧巴巴的,但凑合着过

但在团凤村,很少有人像陈龙源这么“幸运”

国家统计局《2013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建筑业农民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比例居高不下,外出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的水平总体较低,农民工被欠薪比重日渐上升

团凤村村委会主任罗建国告诉澎湃,据统计,全村300多名50岁以上的农民工中,仅有陈龙源1人由用人单位缴纳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其余人到了国家法定退休年龄(男60岁,女55岁),只能领取80元/月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这无异于杯水车薪

63岁的陈立春有3个儿女,但他却一直坚持在建筑工地卖苦力,打工多年,最后没有保障

2012年,老陈从广东返乡后未再出远门呆在家里没事做,闲不住,他便去镇上一建筑工地搅拌混凝土,或者帮别人修修堰塘妻子谭德碧称,除了打工,家里养了10多只鸡、鸭,还准备种些蔬菜来卖

60岁的李先林,4年前选择了返乡目前,他在家带孙子,没有收入,生活费来自两个儿女

接受澎湃采访的高龄农民工们表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对自己未来的老年生活深表担忧

据开县劳务办统计:全县50岁以上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人数的15%,有7万余人,大多分布于建筑行业;由于建筑行业的特殊性,工程存在分包、转包现象,这些农民工均在包工头手下干活;目前,全县外出农民工在建筑行业打工的,尚无一例由建筑单位购买了职工养老保险

那么,如何保障这一群体的未来开县劳务办主任袁万祥称,目前采取的措施是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但他同时表示了另一种担忧:该保险保障水平低,到规定年龄后每月仅能领取80元,随着年龄递增,高龄农民工迫在眉睫的养老困局已是一个社会问题

律师周立太认为,企业拒不为农民工办理养老保险具有普遍性,在建筑行业尤其明显,导致这一现状的主要原因是劳动监察部门监管不力;部分法院或劳动仲裁部门有法不依,违法不究

他说,我国第一代农民工已经老了,正逐渐丧失劳动能力,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

(原标题:重庆开县“打工村”:三百余名高龄农民工仅一人有职工养老金)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