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济南资讯网 > 娱乐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四十九章 气坏了的承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0:41

重生凤舞九天 第六百四十九章 气坏了的承诺

br>

“丫头,你居然受了这么重的内伤?‘蓝堂宏宇瞪大眼睛盯着依然傻笑,而且越笑越开心的蓝堂水儿,一脸惊讶,一脸无奈。

蝎子知道蓝堂水儿笑容中的意思,她看看笑意中带着痴恋的蓝堂水儿又看看明明满脸写满紧张和关怀,却依然在怒气冲天嗔怪的蓝堂宏宇,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或许她能够为这血族之行

,谱写出最美丽的结局。原本伸向九龙戏珠壶的手滞了滞,心说,现在还不是自己出手的时候,再等等吧。

“陛下,水儿很厉害吧?水儿可以解开你的结果,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也可以与你生死与共,水儿好开心啊!就算是死,水儿也知足了!”蓝堂水儿依然在笑着说道。

“什么死不死的?有我在,你不会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死!”蓝堂宏宇紧蹙眉头,真不知道这个蓝堂水儿那小脑袋中在想什么,声音无比威严的呵斥道,同时,发动自己的能量,开始向蓝堂水儿体内输入真气,“我先帮你控制住内伤,等回血城,我会让最好的大夫来看你,你不会有事的!”

“陛下!”蓝堂水儿忽然迟疑的喊道。

“呃?”蓝堂宏宇此刻根本无心理会蓝堂水儿,简单的敷衍一声,继续强行向蓝堂水儿的身体内输入能量。

蝎子歪着头看着两个人,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脑中灵光一闪,心说,看来这两个人有戏。

蓝堂水儿沉吟了片刻,抬头看看蝎子,见蝎子一脸平静,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看着自己。一副挺自己到底的模样,终于鼓起勇气,对着蓝堂宏宇说道。“陛下,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说!”蓝堂宏宇始终冷着一张脸。心不在焉的说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死不了!”蓝堂水儿深情的始终盯着一脸凝重,正不断向自己体内输入真气的蓝堂宏宇,迟迟疑疑的试探的问道,“你......你能娶我吗?”

蓝堂宏宇猛的一愣,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接着干咳了几声。顺顺气,差点没有因为蓝堂水儿的一句话走火入魔。抬头看着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蓝堂水儿,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是好,如同本能一般,抬头看向蝎子。

“不可以吗?连骗骗我这个将死之人都不行吗?真的不可以吗?”蓝堂水儿又是一口血喷出,脸色依然保持着笑容,只是那笑容中掺杂着苦涩的眼泪,眼泪顺着脸颊不由自主的流下,和嘴角溢出的鲜血汇合在一起。一滴一滴的落在蓝堂宏宇扶着她的手背上。

“当然可以,只要你好起来,什么都行!”蝎子连忙代蓝堂宏宇答道。话音一落,便看见蓝堂宏宇那瞪向自己吃人的目光,不由将目光移到别处,不去看蓝堂宏宇的眼睛,生怕多看一眼便会被他的眼神射成内伤。

“谢谢你,蝎子,你放心,你正室的位置我是不会抢的,我只要能够待在陛下身边。就好,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好!”蓝堂水儿满心感激的看向蝎子。她知道这是她应该承受的。若不是当日自己固执的离开皇宫,离开水月宫。水月宫不会变换主人,属于她的东西也不会变成自己难以买回的奢侈品。

“我先送你回去休息!”蓝堂宏宇脸色极为冰冷的抱起蓝堂水儿,径直向大帐内走去。

蝎子一直守在蓝堂水儿帐篷外,来回踱步,等待蓝堂宏宇出来。她双手负于身后,右手的两只手指捏着一颗龙丹,把玩着,心里像是打翻五味瓶一般,极为不是滋味,她不知自己对于蓝堂宏宇到底是怎样的情感,动心了吗?被他入骨的攻击攻陷了吗?还是仅仅因为虚荣,本来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人,忽然有一天将别人放在和自己一样重要位置,心里不是滋味了吗?

抬眼看见蓝堂宏宇满脸疲惫的从蓝堂水儿帐篷里走出来,蝎子立刻走上前问道:“她怎么样啦?”

“还好,应该可以熬到血城!”蓝堂宏宇蹙着眉头说道。

“这个,你给她服下,或许还没到血城,她就好了!”蝎子将那个已经被自己手指捏得发热的龙丹递到蓝堂宏宇面前,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是?”蓝堂宏宇一见那龙丹便知这是一颗神级疗内伤的圣品,一脸诧异。可是,随即回过神来,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冷冷的问道,“你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怎么,不需要吗?不需要我可省了!”蝎子歪着头,故意装傻的打岔道,嘴上说是一套,但是那捏着龙丹的手却往蓝堂宏宇的面前送了送。

蓝堂宏宇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说那样的话,是故意要成全水儿和我,你明明有办法救水儿,可是你却选择用承诺去安慰她。你就这么让急着将我推给别人,想和别人分享我吗?”最后那一句话,蓝堂宏宇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蝎子却依然十分的淡然,一副‘哦!原来如此’的模样,耸耸肩,说道:“那样的情况,所有人都会那样说的。这颗丹药是治疗内伤的圣品,不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灵丹,要是晚了,那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蓝堂宏宇瞪了蝎子一眼,利索的接过蝎子手中的丹药,大步向蓝堂水儿的帐篷内走去。蝎子看着蓝堂宏宇的背影微微一笑道:“看吧,还是很关心的!”转身,孤独的离开,心中又开始不是滋味起来。

全军覆没,惨败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蓝堂易索的营地。自从季四娘死后,蓝堂易索一直将自己关在季四娘的房间里,大半个月了,也没有出来一下,两耳不闻窗外事,更没有对那一次大战做出任何的指示,好像胜利失败,包括全军覆没都和他毫无关系一般。

银月站在季四娘房门口再一次叹息了一声,转身,颓废的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这个结果是你想要的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银月抬眼看去,见蓝堂易林坐在枝头,两只手放在头下,头靠在树干上,一副悠闲的模样,只是脸上依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不能坐在树上吹风,还是下来吧!”银月淡淡的说道,柳眉不由不厌烦的微微蹙起。自从蓝堂易索吩咐自己照顾蓝堂易林,这个蓝堂易林就一不见自己就急着找自己,每天都要喊自己三五七次,烦都烦死了,现在身体稍稍好了些,竟然还学会半路堵自己了,银月心中很是郁闷,暗想道,早知道是这样,那天就不应该发善心管那闲事,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涉险,死了更好,省得现在麻烦。

“每次哥哥回来,你就是坐在这里朝着他房间看的吧?这里的视线真好,哥哥在书房能看见,在寝室能看见,就连待在季四娘的房间,也能清清楚楚的看见!”蓝堂易林惨白一笑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银月柳眉倒竖,不悦的问道。

“我知道你在看哥哥,但是你可知道我也在看你,就在那颗大树下,我总喜欢靠着那棵大树,扬着头,看着月光下的你,只是,你从来没有回过头来看过我!”蓝堂易林脸上依然挂着凄凉的笑容,丝毫不理睬脸色已经黑到不行的银月,指着身后不远的一颗大树,自顾自的说道。

银月眼睛不由瞟向那棵树,心说难怪,每次自己总是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可是因为这里是守卫森严的驻地,不可能有外人进入,所以她从来没有重视过,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是几乎不出房门的蓝堂易林。银月神情温和了些,轻叹一口气道:“蓝堂易林,我们……”

“我们是不可能的,是吧?”蓝堂易林一个翻身,从大树上跳下,在银月开口前,打断道,“可是,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你以为你害死四娘,哥哥就会给你机会了吗?呵呵呵呵,你太天真了,你也太高估自己在哥哥心目中的地位了!你是永远都不能取代季四娘的!”

“蓝堂易林?”银月的脸色瞬间又冷了下来,厉声喝道。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告诉哥哥的。我只是没有想到,哥哥的宏图伟业,我和哥哥所有的希望,居然会毁在你的手里!”蓝堂易林眯起双眼冷冷的说道。

银月心头一惊,其实蓝堂易林说得全部都是事实,今天这样的局面完全是自己造成的,只是她一直不愿去想,不愿去承认罢了。若是她没有故意想害季四娘,使得蓝堂易索变成这般模样,那场战斗,蓝堂易索一定会亲自指挥,亲自上阵,那么那支号称战无不胜的军队就不会败得那么惨,蓝堂宏宇也不可能反败为胜,转劣势为优势了。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季四娘,一个卑贱的人类,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会使得她所崇敬的殿下变成这般摸样!银月眼神开始闪烁,像是做了坏事被抓个正着的小孩一般,无助,慌乱,不知所措。(未完待续)

海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日照治疗卵巢炎方法
镇江治疗男科费用
海南牛皮癣
日照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