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济南资讯网 > 科技

随身英雄杀 第一一五五章 跪酒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2:35

随身英雄杀 第一一五五章 跪酒

神禁不出,参星无敌!

龙鲸王在七海之时,就是一个强大无匹的存在,当时就连一些神禁,都对他心存拉拢之心。

可惜当时的神禁强者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就算龙鲸王再怎么不凡,却也不是七海的最高层。

但是随着郑鸣诛杀了一批神禁,那位来自归元大世界的上使也击杀了几个神禁炼药,再加上几个残存的神禁闭关,一时间龙鲸王已经成为了七海的至尊强者之一。

虽然他不能称雄七海,却也将七海之中的一海,掌控成为了自己的掌中之物!

龙鲸王在七海大帝的时代,就是以好色著称,现在成为了一方主宰,越发显得肆无忌惮。

他的后宫人物,在疯狂的膨胀,而随着他将目光盯在那已经没有任何权威的流苏无忧身上,一个让他心猿意马的念头,出现在了他的心头,仿佛她那温暖柔软的香舌舔在了心上。

第一百零一房小妾!

龙鲸王宫,张灯结彩,高朋满座,不但龙鲸王掌控的海域之中,大小水族都争先恐后的前来祝贺,就连一些原本不属于龙鲸王统帅的地域,也有不少人前来观礼。

足足能够坐下一万人的海王殿中,身材高大的龙鲸王,就好似一座山一般,稳稳的盘坐在那里。

“诸位兄弟,干!”龙鲸王手持黄金铸造的酒樽,豪爽的朝着四周举杯。

能够被龙鲸王称为兄弟的,自然都是七海之中的大人物,比如坐在龙鲸王下方的金蛟王,这就是一个丝毫不次于龙鲸王的存在。

它身居真龙血脉,不但力大无穷,更参悟天地神禁之力,战力无双,当年和作为七海王者佼佼者的大猿王,一共决战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不分胜负。

“哈哈哈,恭贺大哥纳妾!”那金蛟王站起,大声的说道。

几只巨大的酒樽,在虚空之中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一种慑人心魄的撞击声。

一口将自己的酒喝完,龙鲸王的眼眸之中充满了狂傲,脸上也很是自得,好似在这个时候,天和地,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哥,小弟虽然知道这句话不应该说,但是现在,小弟还是想要提醒一句。”

一个身形不算太高,但是浑身被紫色盔甲包裹的王者,声音低沉的说道。

看到这说话的王者,龙鲸王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不悦,他奶奶的,今日正是本王纳妾的良辰吉日,你知道不该说,又何必乱放屁呢?

心里虽然腹诽不已,无奈此人的身份和他相当,因此,还是按捺住心里的不快,装出一副愿洗耳恭听的模样。

“紫剑王,你我兄弟,何必如此的客气,说话自当有一说一,这才是兄弟该有之义!”

故作豪爽的龙鲸王,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语气之中,却也不乏警告之义。

他意在告诉紫剑王,有损兄弟情义的话,你紫剑王最好莫提,但是紫剑王在眉头皱了一下之后,还是沉声的道:“我知道大哥喜欢那流苏无忧,只是流苏无忧不是寻常之辈。”

“不是寻常之辈?呵呵,你觉得她那个七海之主,还真的有人给她当回事?”

龙鲸王不屑一顾的哈哈大笑道:“前些时候,我准备纳她为妾的时候,还真有些担心会有人蹦出来,却没想到,连一个敢于放屁的人都没有!”

“她六彩蚌族的族长,更是恨不得立刻将那流苏无忧送到我的床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保他六彩蚌族安然无恙。”

“紫剑王,你多虑了!”

紫剑王哼了一声道:“六彩蚌族的族长自然没有别的想法,如果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族长,也不值得小弟和兄长一说。”

“我担心的是,那个人再出现!”

如此突兀的提到那个人,在场的几位王者,只觉得有点呼不出气的感觉,他们都是从那人的威势下活下来的,想到那高高在天的一轮赤日,他们的身体都颤抖。

龙鲸王愣怔片刻,猛的哈哈大笑起来,手指着紫剑王道:“紫剑王,你真是没事自己吓唬自己,这样做,实在是没有意思啊!”

“你想想,如果那个人还在,他父母亲族被抓走的时候,他连露头都不敢吗?”

“嘿嘿,更何况,那个人得罪的人不止是一个两个,不知道多少人要他性命,说不定他不知道葬身在何地了!”

龙鲸王说完这些,越发显得神采飞扬,大手一挥道:“诸位,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感谢诸位到来。”

说话间,他高高的举起了酒樽。

在宝殿的下方,坐满了来自各族的强者,这些人一个个都侧耳听着龙鲸王和紫剑王的对话,此时听到龙鲸王敬酒,一个个都站起来大喝道:“我等恭贺大王!”

酒樽起落,无数的美酒倒入了众人的口中。龙鲸王的酒樽是特制的,里面隐含着储物的铭阵,这一樽酒之中,就有一个小潭的水量。

他看着神色不高兴的紫剑王,哈哈大笑道:“今日本王大喜之日,诸位前来恭贺,就是给我面子,来人哪,将新人给我叫出来,给各位贵客跪酒!”

跪酒两个字一出,四周顿时一片静寂。

在七海之中,所谓的跪酒,就是对每一个在场的宾客下跪敬酒,一般来说,这种礼仪,除了全都是长辈的宴席,基本上不会有人用。

更何况,现在来的宾客,足足有数千之众,如果一一跪酒,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虽然他们这些武者,一个个拥有着长长的寿命,日和月交替的一天,他们完全可以不在意,但是这样的跪酒,却是不曾见过的。

想到龙鲸王今日所纳小妾的身份,一时间,不少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紫剑王的脸色发黑,他当然清楚,龙鲸王之所以会有让小妾跪酒这番姿态,自然是对自己刚才那提醒的反击。

“哈哈哈,当年七海归一,你们匍匐下拜,今日,我就将这一拜,给你们还回去,你们无需谢我!”兴奋异常的龙鲸王环视众人,不由得开怀大笑。

四周那些武者,纷纷齐声道:“王爷豪气冲天,我等敬佩!”

紫剑王还想说话,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王者,悄悄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紫剑王心领神会,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流苏无忧本来盘坐在后殿之中,此时听到龙鲸王那来传令下属的话,忍不住浑身颤抖。

想她流苏无忧为了族人的生存,为了六彩蚌族不至于因为她而灭族,不得不答应如此屈辱的条件,却没想到,这龙鲸王居然会变本加厉,如此羞辱自己。

跪酒!

逐一下拜跪酒,这种平时只是传说之中的事情,竟然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她这个曾经的七海之主的身上。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反对,就是不接受,但是看着那传令下属满是威胁的目光,流苏无忧紧紧的咬着牙。

死亡,并非强大;有时候,艰难的活下去,要比死亡强大多了。心里默念着六彩蚌族祖上传下的箴言,流苏无忧艰难的站了起来。

偌大的宫殿

,金碧辉煌,只不过现在这样的宫殿,自己已经不是主人,而是这宫殿之中的一个妾室。

“看,那就是流苏无忧,七海曾经的女皇!”

“啧啧,言出法随的女皇,竟然成了这个样子,看她那模样,真是人见犹怜啊!”

“不过她上去的快,跌下来的也快,嘿嘿,等一下跪酒的时候,可要好好享受一下,毕竟是皇者的跪酒,难得的享受啊!”

“嘻嘻嘻,那是一定的……”

各种嘈杂的议论,不断传入流苏无忧的耳中,此时的她有些顾影自怜,委屈的差点哭出来。但是她一直紧闭着嘴,暗暗提醒自己必须要坚强。尽管她是一个短命的女皇,但是女皇就是女皇。

她绝对不能给那个人丢脸,她一定要忍住!

她已经没有了尊严,但是她绝对不能再给他的名声,留下任何污点。

“拜见龙鲸王!”流苏无忧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那高大的王座跟前的,但是为了自己的族人,她还是缓缓的朝着那王座拜了下去。

龙鲸王看着动人心弦的流苏无忧,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炙热,他哈哈一笑道:“爱妃无需多礼。”

“来,这在座的,都是本王的兄弟,这位是紫剑王,对你可是一直维护有加,来来来,给本座这位兄弟敬一杯酒,不,应该是敬三杯酒!”

“紫剑王,我这个兄弟对你怎么样?”

紫剑王看着流苏无忧,心里涌过一丝怜惜,但是他绝对不会让流苏无忧和自己有什么联系,看着僵硬的站在那里的流苏无忧,他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流苏无忧虽然已经做出了决断,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有一种不甘心。

跪下吗?

挨个跪下给这些参加宴会的人敬酒,然后成为他们眼中的笑柄吗?她虽然已经做好了一切,但是她在这个时候,却怎么都有点做不下去。

“怎么,还要让本王教你不成!”龙鲸王见流苏无忧半天没有跪下去,顿觉颜面尽失,发火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那你就亲自教一教罢了,她还不知道跪酒是什么!”冷厉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聊城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泰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赤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